历史上的今天

留住往事的记忆,再现历史的一瞬
回复
peng
Site Admin
帖子: 197
注册时间: 周五 11月 01, 2019 9:06 am

历史上的今天

帖子 peng »

PengXJ

今天是8月8日,看到一则消息“历史上的今天”,让我感慨万千。没想到我的经历竟然和“历史上的今天”沾了一点边。尽管我的家乡离发生地不到一百公里,但那次的事对于我们当地的人没有任何影响。而且,我们周围的大多数人都是多年以后才慢慢听说有那件事。

不过,那件事当时给我倒是带来一点麻烦。1975年,我是鄂北一个县轻工业局车队的卡车司机。车队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全县的轻工业企业运输原材料。除了省内的运输外,也经常到很远的地方运输一些紧俏物资,如木材、焦炭等。

当时,正值周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本世纪要实现四个现代化。加上邓小平的复出,进行社会的全面整顿,各地经济形势已呈现复苏的迹象。县委为了恢复全县的轻工业生产,派来新的局长。新局长一上任也一心想把生产搞上去,首先抓的是县锅厂。因为县锅厂由于缺焦炭已停产了几个月。那时的国营企业虽然没活干,职工并不会有意见,因为县财政还会发工资。但财政局坐吃山空也受不了,因此,县委要求尽快恢复生产,保证全县财政收入。对于轻工业局来说,只有解决了锅厂,才能带动其他几个轻工业的厂。新局长上台后下大力气,派得力采购员,花钱搞关系。好不容易在河南平顶山搞到了几吨焦炭,准备以此让锅厂恢复生产,继而振兴全县轻工业。

8月初车队接到这项任务,要保证把这几吨焦炭尽快地、一斤不少地运回。运输路线是从县城出发,出武胜关经信阳、驻马店、漯河到平顶山装货再返回。本来,这是一趟出省的长途运输任务,应由经验丰富的师傅们去。但那天师傅们或外出,或有其他事,反正都有实际困难去不了。而且事情比较紧急,就阴差阳错地落在了我这个刚拿执照不久的毛头小伙子身上。布置任务时,车队的队长反复交待,这次的任务很重要,关系到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大事,务必完成。我当时自信满满,并没有觉得这次的任务有多难。还美美地想着一定要完成好,说不定挣个表现,入个党什么的也是有可能的哩。

8月8日一早,我就出发了。那条路线在我当学徒时,曾跟师傅跑过几趟,还算是比较熟。采购员先坐火车去了平顶山,所以就落得我一个人驾车上路了。那些天,虽然一直下着雨,但我要走的路线是省际间的主干道,全部是柏油路,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因素。

中午,刚过信阳,就发现不对劲,基本上没有汽车向北去。而且很多从北边来的汽车也是北去返回的车辆。停下来向他们打听,都说,北边去不了了,在发大水,路都淹了,快回吧。我一下子懵了,刚刚有个表现的机会,怎么会这样。但看到大家都这么说,而且也确实没有北去的车辆。我想,先回到信阳住一宿再看吧,说不定明天水退下去就可以走了。于是,我就调转车头,返到信阳找了家旅馆住下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再次驾车上路,也没有打听一下情况。但越走发现越不对劲,路上已经见不到一辆车,虽然路还可走,但到高处一望,远处竟然都是无边无际白汪汪的水。我心里一紧,以前走过几次,好像不是这样啊?难道是水库?走着走着,路中间出现几个戴红袖章的人。把我拦下,问我去哪儿?我说去平顶山,他们说,去不了了,前面已经没有路了,快回去吧?我说,不管多险,一定得去的。他们笑了,不是险不险的问题,封路了。我说,还有没有其它路?他们说,没有,所有的路都封了。我一看没辙,只得原路返回。当天晚上,返回了小县城。

没想到回来一看,事闹大了。我把事情的原委详详细细地告诉了队长,没想到他根本就不相信。瞪着一对疑惑的眼睛说,哪有那么大的水?了不起有些路不好走罢了。再说绕道走其他的路,总能找到路呀?我说,那好吧,明天我再去一趟。队长摇摇头说,没用了,来不及了,那批货已经被别人拿走了。

原来,焦炭是一种非常紧俏的物资。靠国家调配几乎上是不可能。所以县内使用的焦炭都是靠采购员在外采购。但那时全国的生产刚刚恢复,各煤炭矿山以及钢厂生产的焦炭很少。能采购到几吨焦炭都是很了不起的事。这几吨焦炭就是采购员千辛万苦地到处送礼,搞定了各种关键人物才得到的。但条件是必须在8月9日以前运走,以便腾出库房。过了9号,就会卖给其它单位。那时,管焦炭的都是大爷,说一不二的。

我想,平顶山的采购员总知道发洪水封路的情况吧。他应该能证明我说的没错。没想到他9号没等到我,就打电话给他们锅厂领导,说我没按时去,那些焦炭也转给别人了。结果锅厂就向局里告了一状,说我们的司机太娇气,下了点雨就不敢走,中途返回,害得他们不但失去了焦炭,工厂也不能开工。新局长一听,火冒三丈,声言一定要处分相关责任人。为此,我的队长反复检讨,说是用错了人,耽误了局的大事。搞得我也灰头土脸,表现没挣到,还捅了这么大的漏子。

接下来,单位里开会,个别谈话,帮着分析思想,认识错误等等。师傅们说,根据他们的经验,即使下再大的雨,也不可能封路的。那条线是沿京广铁路的通南北的主干道,从来没有听说因暴雨不能通车的。关键问题是我害怕困难,一听说有危险就不敢上,没有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的革命精神。反正是,一项恢复生产的大举措,就毁在我的手里,而且是一场雨就退缩了。这要是战争年代不早当逃兵了?

最后在大家苦心破口地帮助下,把我也整糊涂了。我只得深刻地认识,确实是我贪生怕死,并检讨了很多可能,如果当时一直向前走,或者另找道路绕过去说不定根本就没事。那样的话不但能完成任务,让锅厂能复工,还能立个大功呢。完全没想到那不是一场简单的暴雨。

过了几天,听说京广线也不通了,领导们好像也得到了内部信息,这才相信了我说的话,这件事也悄无声息地不了了之。

那以后,小县城的生活一切照常,像是没发生过任何事,形势仍然是一片大好,我们还是为解放世界三分之二的穷苦大众而奋斗着。一直到改革开放后很久,我才慢慢知道那场暴雨的真相。

附:【历史上的今天】1975年8月8日0点40分,河南省驻马店板桥水库发生溃坝,几十亿立方米的水倾泄而出,整个豫南在短短几小時內陷入一片汪洋,1100万人受灾,打捞到的尸体10万多具,后因缺粮、传染引起的死亡14万人,共24万人死亡。

2018.8.8

回复